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-->异地恋到底有多难熬 >详细内容

异地恋到底有多难熬

时间:2020-02-17.21:32:52
      
原标题:异地恋到底有多难熬
      

  刘从艳告诉新京报记者,夫妻二人原本生活在农村,主要收入靠二人打零工为主,经济条件已较为拮据。尤其在大女儿出生后,刘从艳又专职照顾孩子,收入愈加减少。目前,为了医治这对双胞胎,夫妻二人已借遍了自己的亲朋好友,但距离治疗费用仍有很大缺口。

  11月4日上午9时许,孙一贺、孙一畅兄弟俩从淮北市妇幼保健院出发,乘救护车前往徐州观音机场,准备前往北京继续治疗。13时10分左右,双胞胎在徐州观音机场乘坐医疗专机ICU506号航班飞往北京。

  刘从艳告诉新京报记者,夫妻二人原本生活在农村,主要收入靠二人打零工为主,经济条件已较为拮据。尤其在大女儿出生后,刘从艳又专职照顾孩子,收入愈加减少。目前,为了医治这对双胞胎,夫妻二人已借遍了自己的亲朋好友,但距离治疗费用仍有很大缺口。

  医生:病情复杂,需多学科协作解决

  

  15时20分左右,双胞胎患儿从首都机场送往医院。15时40分左右,孩子顺利抵达位于东四十条附近的北京八一儿童医院,即将接受医治。


      

  11月4日上午9时许,孙一贺、孙一畅兄弟俩从淮北市妇幼保健院出发,乘救护车前往徐州观音机场,准备前往北京继续治疗。13时10分左右,双胞胎在徐州观音机场乘坐医疗专机ICU506号航班飞往北京。

  

  14时许,这架医疗专机抵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,14时41分,北京市交管局官方微博“北京交警”发布消息,呼吁沿途车辆主动为运送双胞胎的急救车冀AY1G15和冀RQ9D60让行。


      

  转运:从首都机场到医院仅用20分钟

  25周超早产双胞胎千里转运抵京治疗


      

  11月4日15时40分,淮北超早产双胞胎抵达北京八一儿童医院。双胞胎父母在重症监护室外与两兄弟见面,母亲流下眼泪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  刘从艳说,因家中经济并不宽裕,夫妻两人一度打算不要这对双胞胎。但亲戚们劝道,“曾经你们想要一个孩子吃了多少苦,现在一下来了很多人想怀都怀不上的双胞胎,为啥不要?”怀胎不易,加之亲戚们的劝说下,刘从艳夫妇决定生下这对双胞胎兄弟。

  11月4日15时40分,淮北超早产双胞胎抵达北京八一儿童医院。双胞胎父母在重症监护室外与两兄弟见面,母亲流下眼泪。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摄

  北京八一儿童医院超早产儿NICU主任李秋平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,兄弟俩到达比预期提前了约一个小时,创造了良好的救治条件。转运过程中孙一贺和孙一畅生命体征较为平稳。孩子入院后已进行初步处理,目前情况比较平稳。

  15时20分左右,双胞胎患儿从首都机场送往医院。15时40分左右,孩子顺利抵达位于东四十条附近的北京八一儿童医院,即将接受医治。



声明 :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,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,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。

Copyright © 2001-2016